西雙版納山寨版貓哆哩的神奇之旅

每日主打 – [RyuRyu] 金屬長型錢包-2016年夏季新商品 每個人都是過客,每片記憶都是曾經 _文學_書籍-雜誌-報紙 – 限量出售 動畫幻影箱Zoetrope-經典藍 – 必買當紅
熱銷優惠 – [cecile] 流蘇舒適中長版上衣- 2016年盛夏新商品 ELIZAVECCA 24K黃金小豬 蝸牛面膜(10片入) – 限時折扣優惠 【ef-de】純色刷毛褲腳反摺短褲-S-M-L (黑-灰-紫) – 暢銷單品

1彩雲之南西雙版納

彩雲之南,西雙版納,美麗、富饒、神奇,夢的地方!

傳說在很久以前,傣族王子召樹屯率領一群青年人在森林裡狩獵。他們發現瞭一隻美麗的金孔雀,追瞭七七四十九天,怎麼也追不上。他們越往前追,沿途的景色越神奇美麗,森林繁茂,蔓藤纏繞,奇花異草爭奇鬥艷,珍禽異獸頻頻出沒,溪水清澈常流不斷,壩子肥沃一望無際。當他們快追上金孔雀時,眼前出現瞭一個美麗的金湖,湖裡開遍瞭芳香四溢的蓮花。金孔雀縱身一躍,消失在金湖裡。召樹屯轉身對眾人說:“這裡就是‘勐巴拉娜西(傣語,意為:神奇美麗的生態傢園)’吧!”不久,召樹屯和青年們就把傢遷到瞭這裡,這個地方就是如今的雲南省西雙版納傣族自治州,一個神奇美麗的生態傢園。

西雙版納傣族自治州猶如一顆璀璨的明珠鑲嵌在祖國雲南的邊疆。波濤洶湧的瀾滄江穿越整個西雙版納州一直向南奔騰出境,出境後稱湄公河,流經緬、老、泰、柬、越5國後匯入太平洋。西雙版納聚居著傣族、哈尼族、拉祜族、基諾族、佈朗族等多個少數民族。景洪市是雲南省西雙版納洲的洲首府,坐落在瀾滄江畔。

一提起西雙版納,總讓人無限向往,野象、孔雀、原始森林公園、傣族人、潑水節…

第一次到雲南,心中充滿瞭無限的新奇,雲貴高原錯綜復雜的卡斯特地形讓我看的眼花繚亂。慢慢的去多次瞭,一想起要坐一兩天的班車,要被綿延曲折的山路顛簸折磨幾十小時,心中就升起一些些的恐懼感。但是為瞭生活,為瞭我的水果購銷生意,又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到雲南。

這次還好,一路上從南寧至昆明,氣溫適宜,心情舒暢很多。和我同坐的是一位戴著眼鏡的老伯,他看我不像雲南人,開始與我聊天,聊著雲南的新鮮事。一直沒明白雲南十八怪是什麼,於是我便向這個地道的雲南老伯詢問。

一聽說雲南十八怪,老伯的話閘子便滔滔不竭細細道來,雲南十八怪,第一怪,雞蛋串出來買;第二怪,火車沒有汽車快;第三怪,三個蚊子一盤菜;第四怪,四隻老鼠一麻袋;第五怪,草帽當鍋蓋;第六怪,四季衣服同穿戴;第七怪,姑娘叫老太;第八怪,竹筒當煙袋;第九怪,鞋子後面多一塊;第十怪,穿鞋腳趾露在外;第十一怪,小和尚可以談戀愛;第十二怪,東邊下雨西邊曬;第十三怪,蠺豆數著賣;第十四怪,粑粑叫鉺塊;第十五怪,鮮花當做下酒菜;第十六怪,背著娃娃談戀愛;第十七怪,有話不說歌來代;第十八怪;鮮花四季開不敗。

聽著雲南老伯介紹雲南十八怪的每一個怪,班車終於穿過雲南的另一怪:石頭長在雲天外的石林,雲貴高原的美麗城市昆明影入眼簾。但是西雙版納,卻還要再坐八個小時的車。

班車從昆明一直往南走,穿越不知多少高聳入雲的綿延大山,途經雲南的又另一怪:有煙沒處買的玉溪市,再接著進入全國聞名的普洱茶故鄉普洱縣,美麗的西雙版納依稀可見,氣溫也漸漸變得暖和潮濕起來。這時候感到是進入瞭一個綠色的海洋,原始森林、橡膠林、果木林、香蕉林、茶山……構成瞭漫山遍野的綠海、淥浪、綠濤。

2橄欖壩勐罕鎮

從帶著點點涼意的昆明一下來到氣溫灼熱的景洪市,真有點穿越時空的感覺.市區街邊長著一排排整齊筆挺的棕櫚樹,還有很多不知名的美麗花草。房子是典型的傣族樓飾,真懷疑置身於泰國的曼谷,如果不是商店招牌寫著中文的話!

我的終極目的地是西雙版納的一個旅遊景點:橄欖壩,也叫勐罕鎮,離景洪市不遠的東南方,沿著瀾滄江邊走約坐一個小時的班車就到。橄欖壩也是西雙版納的一個重要的水果生產基地。

勐罕鎮邊郊很多高大的竹樓,這些就是傣族人居住的房子,也是西雙版納的一個景觀。雖然我不是第一次來橄欖壩,可還是喜歡望著勐罕街上少數民族婦女穿著各種各樣的服裝,女孩和男人基本漢化,穿著和我們一樣。還有一個奇特景觀就是:街上任何場所都有很多穿著黃色袈裟的小和尚,或吃飯或買菜或上網或騎摩托車……,衣食住行除瞭衣著第一樣,其他與常人無異。這就是西雙版納乃至整個雲南西南的傣族文化習俗之一,傣族人信奉南傳上座部佛教,傣族男子小時候一定要上寺院做3到6年和尚學習知識,在做和尚期間卻可以做任何事。

我在呆呆看著街上的紅男綠女的時候,一輛黑色的北京現代越野車嘎的一聲停在我的身旁,車窗玻璃緩緩打下,駕駛位置赫然坐著我的好朋友李十四。李十四向我打招呼道:“阿雲,上車!”我鉆進轎車,問道:“好傢夥,什麼時候買瞭車?”李十四謙虛地說:“沒什麼,借錢買的,做代辦(中介)嘛,經常跑工地沒車不行的。”這個比鬼還精的小個子猴頭李,講話老是那麼深不見底。

送我到賓館,因為一年多不見,我和李十四聊瞭很久,知道這個猴子李確實發展得很不錯,又種香蕉又做紙箱廠,現在又做水果收購中介,也討瞭個傣族姑娘做老婆。確實,在這裡有待發展的地方,像他這些來自內陸的鬼精靈絕對有蠻大的發展空間。直聊到十二點多,我才和猴子互道晚安休息。

迷迷糊糊睡覺到天亮,我就被電話吵醒瞭,勤快的猴子李叫我起床去訂香蕉。西雙版納受印度洋孟加拉灣的熱帶氣流的影響,氣溫濕熱雨水充沛,一年四季瓜果飄香。在離勐罕約一公裡的蕉園,我訂瞭11萬斤香蕉,可以裝兩個拖掛車。

一切很自然舒服,猴子李幫我派車派包裝工人裝紙箱,一條龍全部不用操心。

3混血兒香蕉包裝工人玉燕

第二天一早我就出發,帶車直往蕉園。工人乘農用車跟來,一下車,真嚇人,竟然二十幾個工人,在其它香蕉產區包裝工人裝一車一般就十五六人就行。我問一個用頭巾包得隻露出兩隻眼睛的女工人才知道,這些工人都是傣族人,因為習慣瞭互助也比較團結的緣故,所以有錢一起賺,不管賺多賺少。

在我心裡,邊陲少數民族都是些未服王化的蠻夷民族,封建落後愚昧,至少大部分中原漢族是這樣認為的,而事實上少數民族確實存在著這些現象!但是你遠遠想像不到的是,經過改革開放的思想熏陶,交通的便利與信息的流暢,少數民族已經深深溶入瞭世界現代多姿多彩的大傢庭生活。而幫忙我打包裝的這些俸族工人,全部穿著與漢族無異,基本會聽也會講普通話,隻有講他們本地話象英語我聽不懂。工人們大部分是女的,由於西雙版納地處熱帶氣溫炎熱陽光輻射大,每個女工人都用五彩斑斕的毛巾將臉包得嚴嚴實實。

工人熟練地展開工作,從蕉園索道傳送過來一串串用掛勾倒掛著的肥大飽滿果澤青綠的香蕉,取下落梳,過清水、修把頭、漂洗,再撈到保鮮池浸泡,然後撈起放上轉盤臺上選擇裝箱,再封箱、上車,整個工作做得有條不紊。

工人工作得很不錯,我旁邊有一個臉上左右名畫著三道白色杠杠的帥小夥,像電影裡面非洲土著。我問帥小夥:“小弟,幹嘛臉上畫這些?”帥小夥憨厚地笑不識怎麼回答,這時旁邊一個女工人說:“畫瞭好看呀!你不覺得好看嗎?”我違心地回答:“是的,好看!”然後又補充說:“要是再畫多點,大腥腥也沒有這麼帥瞭!”幾個工人一下子哈哈大笑起來。那個女工人對我說:“老板你來過橄欖壩不?”我說:“來過啊!”女工人又說:“你以後要幫忙我傢的生意哦!”我有點奇怪:“怎麼幫?”女工人說:“你以後有車來給你拉香蕉要休息就停我傢的停車場得瞭。”我說:“好呀!”這才發現這個女工人講普通話很正聲音也很好聽,隻是用塊毛巾把臉包得象粽子一樣嚴實。

傣族人的勤快是有目共睹的,下午四點就打包好2500多箱香蕉。工人在收拾工具,我上半掛車的駕駛樓準備跟車回,這時先前和我講話的帥小夥和那個女工人要求跟車回,路不遠我就答應瞭。上瞭車女工人把頭巾解下來,我驚訝地發現,竟然是個眉清目秀的女孩子,瓜子臉大眼睛,染著很時髦的棕黃色的頭發,長得還真像范冰冰。看我表情有點驚訝,畫著非洲彩妝的帥小夥對我豎起大拇指說:“怎麼樣?夠美女吧?”我點點頭:“嗯!傣族女孩真美!”那女孩微笑:“我不是傣族!”我尷尬笑笑:“還以為你們都是傣族。”女孩得意:“可我媽是傣族!”我似乎有點所悟,有個時髦的名詞:混血兒!但是傣族人如果講流利的普通話穿我們一樣的衣服的時候,真的沒有分辨,所以說混血也說不上。

一路的交談,知道瞭彩妝男孩名字叫巖木,這裡的巖按傣族音讀ai,我叫他阿木;女孩叫楊思嫻,也叫思思,還有個傣族名字叫玉燕!

第二天,又是忙碌的一天,還是昨天的那幫工人幫我打包香蕉。阿木還是臉上畫著非洲土著一樣的杠杠,隻是今天的色彩稍微加多瞭點紫色。有瞭昨天的認識,阿木的話多瞭起來。我問阿木怎麼姓巖,阿木告訴我這地方的傣族人基本上都是以巖為姓,女孩子則以玉為姓。同一村寨同姓名的很多,又以上中下或大小分別。這也是傣族姓氏與中原的不同,但是又有著千線萬縷的聯系。

我在邊聽阿木說著傣族的新鮮事,卻發現今天好象沒有玉燕的說話聲。阿木好象發現我的目光在搜索什麼,就對我說:“老大(阿木的叫我的新名稱)你在找玉燕嗎?”我狡詐地說:“不是!我找她幹嘛?”阿木嘿嘿憨笑:“是也不要緊啦,正常。要不要我給她電話號碼給你和她聊天?”我說好呀!反正在這地方朋友少,空閑時無聊得很,找個人聊聊天也是無妨的。

4壞蛋與酒精考驗的醉貓美女

今天的打包工作仍然很快,下午五點工人就裝好2600件香蕉。我帶車回橄欖壩鎮上,大車司機說機頭有點問題雖要找個地方停半個晚上,等搞好再走。猴子李和我開車帶大車到鎮上的停車場。車進瞭停車場,我叫三個東北司機一起去吃飯。這時從停車場值班室裡走出來一位穿著傣族簡裙的女孩,我一看,不正是昨天那個叫玉燕的女孩嗎!這小丫頭穿著傣族簡裙真有點別具一格的女人韻味,孔雀開屏圖案,裙腳長披到小腿,腰身細小勾勒出苗條的小蠻腰,配套短袖上衣也是將上身裹得玲瓏剔透,再加上那張潔凈的俏臉,看得幾個司機的鼻血差點流瞭下來。

看見我們幾個在向她行註目禮,玉燕得意地笑著向我打招呼:“老板,車裝好啦?”我說:“是啊!這不就是專門來請你吃飯瞭嗎!”玉燕嬉笑著:“真的啊?你專門請我吃飯?”我打趣說:“當然是蒸的瞭,難不成還能是煮的?”玉燕說:“蒸的?那我先吃瞭再說。”然後回頭用雲南話向屋裡喊道:“哥!我跟李老板(猴子李)吃飯去瞭!”屋裡傳來一個男人洪亮的聲音:“嗯,別玩太深夜早點回來。”我想不到玩笑話竟然成真,但是多個人也就多雙筷子而已。而且玉燕倒是個絕對的美女,古人言秀色可餐,吃飯有美女作陪,豈不是人生一大快事!(男人好色的借口)!猴子李發動車子,三個五大三粗的司機將後座擠得滿滿的,玉燕與我擠在前面。聞著玉燕身上傳來的淡淡香水味道,我的思緒都不禁有點心猿意馬起來!

到瞭飯店點好菜,菜沒上大傢喝茶,猴子李對玉燕打趣地說:“思思,你今年多大瞭?給你介紹個我們那邊的男朋友咋樣?”玉燕爽直地說:“好啊,我也想嫁到廣西,我今年十八瞭。”忽然又有所悟想地對猴子李說:“你不會是想介紹我身邊這位大哥吧!我們早就認識瞭,你想賺做媒錢,門都沒有。”然後又掉頭對我說:“對吧大哥?我們不要他做媒人,你說好不?”我一下子臉紅起來,竟然想不到這個小丫頭講話如此大膽風趣,心裡那個汗啊!幸虧菜來瞭,我趕緊轉移話題招呼大傢吃菜。

席間猴子李告訴我,停車場是玉燕的哥哥巖罕開的,玉燕在幫哥哥的忙,有時也跟她們本寨人去做點零活。玉燕在吃著她點的喜歡吃的豌豆,見我們看看她又說會話,而且說的又是白話(廣東話),疑慮地說:“兩個廣廣(西南地區對兩廣人的稱呼)壞蛋,你們在說我的壞話嗎?”我說:“是啊!不過是好話,在說你漂亮呢!”玉燕說:“才怪,看你們的壞眼神就知道,你們在說我壞話。”我不禁啞言失笑,這小丫頭真是個精靈!玉燕又說:“我哥說,廣廣都是壞蛋。”我無辜地搖頭:“什麼邏輯?一桿子打落一船人,你們雲南就沒有壞人啦?”玉燕嬉嬉笑著:“有吧!可我沒碰見過,隻碰見過你們廣廣壞蛋!”猴子李假裝生氣:“說我們壞蛋,就帶你去賣瞭”。玉燕也調皮做個誇張的驚恐表情:別,我不敢亂說瞭!”

不得不說,玉燕確實是個惹人喜愛的女孩子,美麗又很會講風趣話,爽快又顯得精靈,天真又成熟,屬於那種人見人愛車見爆胎的迷人女孩。這也許是西雙版納人的一種性格:熱情、大方、好客,但是我內心卻是有點排斥這種女孩的,講話太過大膽沒遮沒攔,以至於猴子李叫我陪玉燕去喝茶我都有點木木訥訥不知怎樣好。

玉燕以為我有點害羞,對我說:“要不要叫巖木帶幾個朋友過來一起喝茶?”我說:“第一次和他們玩,就請他們唱歌吧!喝茶不知聊什麼?”玉燕高興得趕緊掏出手機給阿木打電話。猴子李送我和玉燕來到鎮上的夜夜笙歌KTV,訂瞭包廂就回去瞭。包廂很寬敞,裝修絕對不亞於內地的一般KTV包廂,而且點歌的電腦機子也很先進。玉燕很熟絡地開瞭點歌電腦,調節音響聲音大小,很顯然,她很熟悉,或者是個很會混的女孩。心裡這麼想著玉燕,一點點的失落,溫柔可愛是男人的殺手鐧,玉燕絕對不是我這種款式男人的致命武器。看著玉燕點的歌,我驚訝起來,她點的如歡子、山野、許嵩等歌手唱的歌,竟然全部也是我喜歡的,心裡又對玉燕欣賞起來,起碼有個共同愛好!

玉燕把音樂聲音調得很低對我說:“壞蛋,你喜歡誰的歌?”丫頭片子嘴巴講話真損,幸虧我脾氣夠好,否則真和她急眼。我微笑對玉燕說:“我喜歡我唱的歌!”玉燕詫異得像看外星人一樣瞪著我,回過神來嬉笑著:“什麼嘛?你就吹吧!”

正調侃著,包廂房門推開,阿木和另一個叫巖洛(音)男孩帶瞭四個女孩進來。女孩們都化瞭妝,打扮得很時髦。阿木告訴我,這幾個女孩子都給我裝過香蕉,我才看見白天包著臉孔的女孩子的廬山真面目。女孩子們和玉燕嘰嘰喳喳地講著本地方言,阿木與巖洛點瞭一首張惠妹的我可以抱著你嗎五音不全地合唱瞭起來!看著他們唱得如此走調,女孩們都調皮得鼓起掌來,而阿木也很是有厚臉皮地對大傢說謝謝,氣氛一下子熱烈起來!

玉燕忽然拽瞭拽我的衣服,呵氣如蘭湊近我耳邊說:“壞蛋,唱首歌給我聽!”我點頭,點瞭首別安的灰色軌跡用心唱起來,粵語歌我較容易拿捏,而這些傣族朋友卻是鴨聽雷一般一點不懂,當然他們也喜歡粵語歌。一曲歌畢,全場掌聲如雷,出於內心,以及對內地人思想文化的崇拜。玉燕也點瞭首許嵩的情侶妝哼哼起來,講話像百靈鳥的她,唱歌卻全跑調瞭。

燈紅酒綠良辰美景,傣族朋友們喝酒唱歌搖色盅。女孩子們也很會喝酒,玉燕喝得臉上紅撲撲的一個勁地和我碰杯。我隻是一味推諉說不怎麼會喝酒,盡管我喝酒很利害,我也不會和酒拼命!阿木與巖洛也有意無意地搓合我與玉燕喝,當然我也知道他們肚子裡的壞水,但是我心還是有那麼一點點憐香惜玉的,所以也沒配合他們!

但是玉燕也醉瞭,像是我已經是她的某某人一樣,把頭靠在我肩外喃喃對我說:“壞蛋,你能做我朋友嗎?”我笑笑:“已經是朋友瞭啊!”玉燕毫不掩飾地說:“我是說男朋友!”我心一陣慌亂,知道西雙版納人熱情,可是象玉燕的這種燙手的熱情讓我不知所措!我隻得含糊地嗯嗯啊啊,玉燕又像似醉非醉對我喃語:“放心吧不是要你幹嘛,過幾天是我們寨子的祭祀社神,歡迎你到我傢來玩好嗎?”醉話我也沒放在心上,隻是口頭敷衍著她。

送玉燕回到停車場,已經一點。看著走路蹣跚的她,心裡不知什麼滋味,喜歡?討厭?好象都沒有,也許是不同民族的生活習俗的差異吧!雖然玉燕說是漢族,但是卻在傣族人堆裡長大,應該與傣族人無異瞭。

5神奇之族開始

我在忙忙碌碌中,也和玉燕見面時候多瞭起來。我都是三兩天就裝一車香蕉,大卡車一來都是停玉燕傢的停車場,玉燕也老是一見我就喊:“壞蛋,你的車又來瞭?”心裡別扭,有一次我故意扳著臉孔說:“老叫我壞蛋,我沒有名字嗎?”玉燕嬉皮笑臉地:“喲!生氣瞭?那以後我叫你好蛋行瞭吧!”暈,看來我是改變不瞭蛋的命運瞭,不過從玉燕口裡講出來的壞蛋兩字實在是溫柔好聽,我無可奈何說:“好吧!想怎麼叫也可以,你的地盤你作主,我要滾蛋瞭。”玉燕顯得有點失望:“哦,那後天你答應瞭陪我回我們村寨你可要過來!”我才記得那晚玉燕喝醉酒講的話,我有點不知答不答應,試探地問玉燕:“我陪你回村寨,不會是逼我嫁給你吧!你們可是最喜歡招上門女婿的”玉燕呵笑:“美吧你,放心吧!我們這裡帶朋友回村寨是很正常的。”我松瞭一口氣:“那好吧!隻要保證我的安全,我就陪你回!”玉燕高興地說:“那一言為定,一萬匹馬也追不上哦!”鬼丫頭,連成語也變形用上瞭。

今天據玉燕說是她們村寨供奉的社神要祭祀,叫做“去拉曼”,也稱“披曼”,栽秧前祈求豐收,秋收後為謝恩還要再搞一次。要集體殺牛或豬一頭,各傢備貢品送入供奉社神的房內,待念完祭詞後,大傢一起吃飯。新加入社的成員,還要用雞、酒和臘肉條供奉社神。

一早上玉燕就沒少給我打電話發信息,叮囑又叮囑,生怕我跑瞭似的。看得出,她很喜歡和崇拜我這種斯文溫雅的朋友,加上我裝得一副知書識禮的樣子,絕對是勾引異性的萬能武器。想像玉燕這幾天可是盼星星盼月亮呢,就差沒拿竹竿趕太陽下山瞭吧。心裡臭美著,到鎮上超市買瞭糖果餅幹,然後去玉燕哥哥的停車場。

停車場內,玉燕已經和哥哥巖罕在一臺有點舊的上海大眾商務車裡坐著。看見我拎著禮物來,巖石倒是不好意思和我客套瞭幾句,就開動車上往鎮南方向駛去。

來橄欖壩這麼多天倒是沒出來走過,一路上景色倒是相當迷人,青山碧水,空氣清新,真是心曠神怡,令人陶醉!瀾滄江就在路腳下咆哮著向南奔騰,兩岸景色優美,風光如畫,堆青疊翠。目不窮盡的香蕉林,濃蔭蔽天的橡膠林,枝葉藏密的野芒果林,和搖著鳳尾的竹林,各具風姿。現在是旱季,江邊踝露著象是鬼斧神工雕刻過一樣的石頭,山上則是長著茂密立體的樹林灌木野藤,除瞭綠還是綠。

峰回路轉,車子走進瞭一條用巴掌大的石頭鋪的小路,坐在車裡感覺到有一點點顛得顫抖。路兩旁仍然是植被濃密,鳥兒歡唱,蟲兒喜叫!

正出神看著風景,巖罕開車子已經駛上一條用巨大鐵索牽引的鐵索橋,橋面用很大的方木鋪就,隔不遠就豎立著兩根鐵柱,小車走在上面沒有感覺到很搖晃。橋下面是條小河,河對面是一座座高大的竹樓,一路上一直都暈車的玉燕告訴我到傢瞭,過瞭橋就是!

6巖玉叫的傣傢竹樓

過瞭橋,映入眼簾的是一座座各自獨立的竹樓,這裡便是美麗的傣傢寨。當然,寨子裡也有許多水泥磚混的現代平房,與錯落有致的竹樓顯得格格不入,這也表示著現代文明正在悄悄進入傣族村寨。三三兩兩的傣族人們村頭寨尾都有,小姑娘與小和尚們調皮玩耍。男人都根本漢化穿著與我們一樣的衣服,也有男子穿無領對襟袖衫,下穿長管褲,用白佈或藍佈包頭。寨子裡的女人們有相當一部分是穿傣族簡裙,筒裙長到腳面,衣衫緊而短,下擺僅及腰際,袖子卻又長又窄,顯得那麼阿娜多姿。

車子停在一座高大的竹樓面前,竹樓裡走出來一位穿著運動服的美麗中年女人,短發瓜子臉,眼眉精致,鼻子挺直。不用說用腳指頭猜也知道是玉燕的媽媽,玉燕簡直是***媽的翻版。

下瞭車玉燕媽媽熱情地接過我手中的餅幹糖果,叫玉燕領我上竹樓。玉燕傢的居住的竹樓是一種幹欄式建築,竹樓近似方形,以幾十根大竹子支撐,懸空鋪樓板;房頂用茅草排覆蓋,竹墻縫隙很大,通風透光,樓頂兩面的坡度很大,呈“A”字形。竹樓分兩層,樓上住人,樓下飼養牲畜,堆放雜物,玉燕告訴我也是在那舂米、織佈。玉燕還告訴我一個傣傢傳說,相傳很遠的古代,有一位勇敢善良的青年叫帕雅桑目蒂,他很想給傣傢人建一座房子,讓他們不再棲息於野外,他幾度試驗,都失敗瞭。有一天,天下大雨,他見到一隻臥在地上的小狗,雨水很大,雨水順著密密的狗毛向下流淌,他深受啟發,建瞭一個坡形的窩棚。後來,鳳凰飛來,不停向他展翅示意,讓他把屋脊建成人字型,隨後又以高腳獨立的姿勢向帕雅桑目蒂示意,讓他把房屋建成上下兩層的高腳房。帕雅桑目蒂依照鳳凰的旨意終於為傣傢人建成瞭美麗的竹樓。後來就代代相傳,成瞭漂亮具有特色的傣傢竹樓。現在,這個傳說還流傳在傣傢人的口中。我說原來竹樓叫做狗樓,玉燕秀眼調皮一瞪說,不是狗樓,叫鳳凰樓。

我走進主樓客廳,看見角落一大群貓在玩耍,有七八條之多。我問玉燕怎麼養這麼多貓?玉燕回答說傣族人把貓當作是神靈,也不象漢人那樣有時把貓殺來吃,所以一直養著,心裡感嘆真是風俗不同。

桌子上有許多經書,玉燕告訴說是她弟弟的課本,傣族小男孩都要出傢為僧一段時間,在佛寺內學習傣文、佛法、天文地理等知識。人們認為隻有入寺做過和尚的人,才算有教化。因此,隻有當過和尚的男子,才能得到姑娘的青睞。傢境好的小男孩七、八歲入佛寺,三、五年後還俗。當他們穿戴一新由親人護送,吹吹打打,在眾人歡笑聲中進入佛寺,便自豪地認為已經開始得到瞭佛的庇護,能長大成材瞭。然後他們剃去頭發,披上袈裟,開始平靜地誦讀經書,學習文化,自食其力。也有的人讀完中學,大學畢業之後參加工作,然後再請一周或一個月的假,入寺學習。回傢後仍然算是“康朗”,即還俗的僧人。而在現在,因為9年義務教育,弟弟便白天上學校學習漢語等科學知識,晚上在佛寺學習傣族文化,十分辛苦。

正閑聊著,玉燕媽媽叫玉燕去幫忙準備祭祀貢品。玉燕媽媽則和我聊瞭起來,對於我的到來,玉燕媽媽也好象對待一個自己親戚一樣顯得自然。我心中有疑問,便試探著問玉燕媽,怎麼玉燕說自己是漢族而她哥哥又叫巖罕?玉燕媽媽倒是很大方地講起瞭自己的故事,原來,玉燕媽媽原來做姑娘時叫玉叫,現在叫巖玉叫,結婚從夫姓。玉叫十七八歲時候是這個寨子的曲指可數的美女之一,那時的西雙版納交通相當差,人也沒現在這麼多。為瞭開發西雙版納,許多內地人紛紛來到瞭這裡,玉叫就是在那時候認識瞭玉燕的爸爸楊偉閑。楊偉閑是福建泉州人,長得一表人才,過來西雙版納做菠蘿生產管理技術員,玉叫經常過去打零工認識瞭楊偉閑。日久生情,玉叫愛上瞭楊偉閑,並且懷上瞭楊偉閑的孩子。於是玉叫去找楊偉閑,殊不知楊偉閑卻人間蒸發瞭。玉叫多方打聽仍然未有結果,肚子一天天大,隻得匆匆嫁給瞭本寨子的巖蒙。巖蒙也是離過婚的男人,還帶瞭個三歲的小男孩過來入贅玉叫傢,小男孩就是現在的玉燕哥哥巖罕,後來巖玉叫生下個女孩就是玉燕,並且給玉燕取個漢族名叫楊思嫻。而老公巖蒙也待玉燕如己出,並沒有嫌棄玉叫的做法。

聽玉燕媽媽巖玉叫很平常訴說著自己的感情往事,好象講的是別人的故事一樣平靜。但是我從巖玉叫哀傷的眼神裡看得出她心中仍然有很甜蜜與怨恨,甜蜜就是她仍然忘記不瞭楊偉閑,所以將玉燕取漢名叫楊思嫻。思嫻就是思念楊偉閑吧?怨恨就是當楊偉嫻拋棄自己時的那種無奈,隻能草草嫁人。“不過還好,我現在很幸福。”巖玉叫眼神裡閃爍著滿意說。原來巖玉叫老公巖蒙也是個很有思想的人,在寨子裡承包瞭幾十畝地種橡膠樹,已經開割幾年。後來又在鎮上搞瞭個停車場給兒女們管理,日子一天天富裕起來。我們正聊著天,那邊玉燕已經把飯做好。

7孔雀舞與貓哆哩

來到餐桌上,嘩,一桌子的新鮮菜,真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的菜。看起來還挺不錯,菜也比較有特色,烤傣鯉,裡面裝瞭很多野菜材料,鯉魚巴掌大小,全魚皮黃骨脆,肉嫩味濃,香辣可口。還有竹葉子,包著豆腐,味道不錯,就是有點辣,還有涼拌的不知道叫什麼的雞,味道怪怪的,吃完瞭才看到旁邊的檸檬,怪不得覺得有點檸檬的味道,還有傣族野菜做的湯,味道獨特。洋芋其實就是土豆,做的也挺有特色的,嗯,味道不錯。最重要的是香竹糯米飯,用西雙版納特產的香竹香糯米粽粑葉或芭蕉葉蒸熟,有竹子的清香和飯香,不用佐菜也能吃得津津有味。用香草燜鱔魚的湯汁蘸著吃,更是錦上添花,回味無窮。

在這裡得隆重介紹一下桌子上的酸肉,雲南傣族由於居住在熱區壩子,天氣悶熱,人們愛吃帶酸味的食品,吃瞭可以刺激食欲,幫助消化,解熱防暑。因此,酸肉、酸菜、酸湯等,都是傣傢人常做得膳食,而最拿手的則是制作酸肉。酸肉色澤鮮美,酸而不烈,麻而鮮香,營養豐富,清涼可口,是傣族人待客的佳品,多切成薄片與蒜苗炒著吃,夏天吃起來很爽口。

按巖玉叫的瞭解,制作酸肉以牛肉豬肉選取廋肉,加適量的新鮮花椒葉、食鹽、辣椒面、薑末等調料和少量糯米飯拌勻,裝入陶罐內壓緊用稻草團塞嚴蓋上碗,用草木灰泥土密封罐口醃兩個月左右,醃好瞭肉味變酸就是酸肉。

西雙版納的傣族主食是糯米,通常是現舂現吃,民間認為:粳米和糯米隻有現吃現舂,才不失其原有的色澤和香味,因而不食或很少食用隔夜米,習慣用手捏飯吃。

傣族菜是一種非常符合現代人健康觀念的菜肴,尤其是它的烹調方法,幾乎不使用任何的鹽、味精,而且少油,添加瞭大量的野生植物,對健康也有很大的益處。

看著桌子上的新鮮的豐富菜,關鍵是這些菜很能勾起人的食欲,我的饞蟲一個勁地給胃口推波助瀾。但是說實話雲南菜大辣瞭,以前知道雲南菜(屬於川菜系)辣,但是沒吃傣傢菜,你不知道真正的辣是什麼樣子。玉燕隻是拿幾個泡得暗紅色的小辣椒放進醬油裡面撈一會,夾菜沾一下那小碗醬油吃到嘴巴就辣得口中噴火。巖玉叫一傢人見我辣得眼淚直流,笑得亂七八糟。玉燕遞我一張紙告訴我,這是全雲南最辣的辣椒王。但是我認為也許是全中國的辣椒王瞭,那種辣,真的是刻骨銘心,火燎火燒的感覺熱透五臟六腹。

正給辣椒折磨我滿頭大汗的時候,玉燕的爸爸巖蒙回來瞭。咋一見我,有點驚訝,玉燕趕緊嘰嘰咕咕給爸爸介紹,巖蒙將我打量一下,嘴裡自言自語著什麼,然後對我說:“你先在這裡玩著,我還有事。”我有點疑慮,看巖蒙的眼神感覺有些怪怪的。玉燕似乎看穿我的心事,得意地對我說:“我和我爸說你是我的男朋友!”聽玉燕這一說,嚇得我都忘掉瞭辣椒給我的火熱,冷汗直冒。

出於對傣族人對漢族人的崇敬與對玉燕調皮的無可奈何,我隻能一切微笑置之。飯後,玉燕又叫我去看寨子裡的舞。到瞭寨子的曬場,一個很寬闊的平地,天已經黑瞭,熊熊篝火已經燃燒很旺,傣族朋友們全部齊聚一堂,唱歌跳舞。大鵬鳥舞,動作有力矯健粗獷;魚舞,用魚形手式,一手以手心蓋於另一手的手背之上,大拇指伸展,或以雙手向外劃圓和雙臂在後擺動,動作比較緩慢、輕盈;孔雀舞,傣語叫“戛洛湧”、“煩洛湧”或“戛楠洛”,姿態旖旎地翩翩起舞,,這是傣族人民最為喜聞樂見的舞蹈,富饒美麗的傣鄉,素有“孔雀之鄉”的美稱,過去每當晨曦微明或夕陽斜照時,孔雀就翩翩起舞,孔雀在傣族人民心中是吉祥、幸福、美麗、善良的象征,豐富的鼓語也不亞於孔雀舞。

整個晚會大傢都興高采烈,我想最高興的莫過於玉燕瞭。見人就指手劃腳介紹我,雖然我聽不懂但是我感覺得到,一定顯擺我是她的男朋友吧?其中講得最多的就是貓哆哩,我問玉燕貓哆哩是不是男朋友的意思?玉燕笑得很燦爛嫵媚告訴我,貓哆哩是傣族對男孩子的說法,哨哆哩則是對女孩子的說法。聽見玉燕這麼介紹,倒是好象這兩種說法像兩種果凍或糖果的名稱。

在傣傢寨玩瞭一個晚上,第二天我才與巖罕玉燕回橄欖壩。一路上巖罕和我聊著傣族的傳說,說傣族人其實是明朝貴族的後裔,滿清入主中原被迫遷居雲南邊垂,這就是後來的傣族,小孩子做和尚也就是記念朱元章小時候做和尚!我對於這種說法並不認同,因為椐我瞭解,傣族是中國少數民族之一,散居於雲南的大部分地方。傣族通常喜歡聚居在大河流域、壩區和熱帶地區。傣族是一個跨境民族,與緬甸的撣(傣)族、老撾的主體民族佬族,泰國的主體民族泰族,印度的阿薩姆邦的阿洪傣都有著淵源關系。大部分傣族自稱為“傣”、“泰”,他稱為“撣”、“阿薩”。所以知道巖罕就象很多的以前其他傣族貴族土司一樣,喜歡將自己與漢族牽強地聯系在一起以證明他的優越性!

時間過得很快,玉燕有意無意地也來找我聊天,而且像塊粘皮膏藥一樣讓我又愛又嗔。不知不覺中我也流露出對玉燕的疼愛與體貼,在幾次她喝醉酒後深更半夜跑去買木瓜(西雙版納的一種其酸無比的水果)來給她吃,這更導致瞭玉燕的錯誤判斷。我知道我的內心是不喜歡她的,雖然她美麗動人,但是思想太過單純與膚淺,讓我沒有一點心動的感覺。當然看在眼裡的玉燕還是賞心悅目的,美女嘛,就是花瓶…

8給力的潑水節

玉燕整天在給我的信息與電話中提及潑水節,告訴我一定不要回內陸,一定要陪她過潑水節,一定要陪她過傣族新年。潑水節是傣族最富民族特色的節日,也是傣歷的新年,節期在六月六日至七月六日之間,相當於公歷4月。聽說潑水節這一天人們要拜佛,姑娘們用漂著鮮花的清水為佛洗塵,然後彼此潑水嬉戲,相互祝願。起初用手和碗潑水,後來便用盆和桶,邊潑邊歌,越潑越激烈,鼓聲、鑼聲、潑水聲、歡呼聲響成一片。潑水節期間,還要舉行賽龍船、放高升、放飛燈等傳統娛樂活動和各種歌舞晚會。我知道我也還會在這過一段時間的,因為在西雙版納還是香蕉收獲的高峰期,也很期待看一下潑水節。

關於潑水節有許多個傳說,其中最廣為流傳的傳說是這樣的:很早以前,一個無惡不作的魔王霸占瞭美麗富饒的西雙版納,並搶來七位美麗的姑娘做他的妻子。姑娘們滿懷仇恨,合計著如何殺死魔王。一天夜裡,年紀最小的姑娘儂香用最好的酒肉,把魔王灌得酩酊大醉,使他吐露自己致命的弱點。原來這個天不怕,地不怕的魔王,就怕用他的頭發勒住自己的脖子,機警的小姑娘小心翼翼地拔下魔王一根紅頭發,勒住他的脖子。果然,魔王的頭就掉瞭下來,變成一團火球,滾到哪裡,邪火就蔓延到哪裡。竹樓被燒毀,莊稼被燒焦。為瞭撲滅邪火,小姑娘揪住瞭魔王的頭,其他六位姑娘輪流不停地向上面潑水,終於在傣歷的六月把邪火撲滅瞭。鄉親們開始瞭安居樂業的生活。從此,便有瞭逢年潑水的習俗。現在,潑水的習俗實際上已成為人們相互祝福的一種形式。在傣族人看來,水是聖潔、美好、光明的象徵。世界上有瞭水,萬物才能生長,水是生命之神。

玉燕日思夜想的潑水節,傣族的傳統而又熱鬧的節日到瞭。一大早,我就被玉燕無情的電話吵醒:“壞蛋快點過來吃早餐,我們要出發瞭!”我趕緊趕床漱刷,然後趕往玉燕傢的停車場。玉燕在停車場門口好象等得好不耐煩,一看見我到瞭就沖屋裡喊到:“哥,壞蛋到瞭!”話音剛落,屋裡忽然飛出一道水瀑佈當頭照面地澆在玉燕身上,玉燕即刻痛苦地慘叫一聲:“啊…燙死我瞭!”隻見巖罕一邊手捧著一臉盤出來,一邊手拿著個勺子舀水潑向玉燕,而玉燕則一邊躲避一邊慘叫。我頓時大驚失色,不知發生瞭什麼事,好象是巖罕用熱水潑玉燕吧。正要制止巖罕,巖罕突然把手上臉盤的熱水向我兜頭倒瞭過來,我頓時也張嘴要慘叫起來,可是很奇怪嘴張開叫不起來,因為水一點也不熱。再看玉燕與巖罕兄妹倆已經捂著肚子彎著腰哈哈大笑,忽然恍然大悟,這鬼丫頭,竟然串通哥哥演雙簧逗捉弄我,害我身上濕得不知是水還是汗。

曾經想起讀過的一個笑話:‘潑水節大傢在互相高興潑著水,突然一個朋友罵道:誰在潑我?旁邊朋友說:別罵人,潑你是祝福你呀!被潑的朋友說:那個傻b用開水潑我。’笑話很好笑,估計玉燕也是被這個故事啟發逗我,也正說明瞭潑水節的寓意,潑水表示祝福,聽說誰被潑得最慘誰就會今年走好運。

正驚魂不定才轉好間,巖罕已經從停車場開來一臺皮卡車,車上裝滿瞭6大桶清水,水面上漂浮著幾個小臉盤和勺子,我和玉燕上瞭皮卡車,我們的潑水征途開始瞭!

前進方向,景洪市潑水廣場。

景洪市街道兩邊已經站滿瞭很多穿著各種民族服裝的少數民族人們,以及來自全國各地的遊客,也有外國遊客,每個人手中都拿著潑水工具,互相潑水。我和玉燕也在皮卡車上向路邊人們潑水,路邊的人也向我們拼命潑水,整條街道全是水的世界。一路歡暢一路潑水,車子緩慢來到潑水廣場!嘩,廣場上人山人海,人頭攢動,人的海洋,水的世界。

來到廣場,我和玉燕已經全身濕透瞭,還是拼命潑水,腦子裡剩下一個念頭:潑潑潑。玉燕特別調皮,跳下皮卡車去搶別人的水潑,加上玉燕美麗的俏臉效應,一時間招來瞭無數人的水瀑佈向我們潑來。我們眼睛都睜不開瞭,隻管用手不停地抹臉和眼睛。睜開眼睛,隻見玉燕被潑得蹦跳著歡快地叫著。忽然,玉燕的兩條手臂象蛇一樣纏上我的脖子,嘴唇吻上瞭我的臉上。我手足失措,頓時頭腦一片空白。正貪婪地享受著玉燕占我的便宜,隻是水珠水龍水瀑佈水條水塊更加猛烈的一齊向我倆潑來,玉燕則更加緊緊抱住我把臉埋進我的懷裡。我一邊假惺惺地充當偉大而光榮的護花使者,左手護著玉燕,右手拿小臉盤拼命地向外潑水。

潑潑潑,真給力,整個廣場分不清是人還是水,每個人身上流的分不開是雨還是汗。反正不覺得累,隻知道潑水,祝福著所有的人們!

潑水還在繼續中,廣場旁邊幾個媒體記者在拿著攝像機做現場直播。玉燕忽然和幾個穿著長簡裙的女孩子嘀嘀咕咕,幾個人就拿著水走瞭過去,突然間向記者們潑瞭起來。記者們遭遇突然襲擊,一下子亂瞭起來,七手八腳地把攝像器材放好,也從身邊拿起潑水工具舀水向女孩子們潑瞭起來。我則看得捧腹大笑,原來記者們也是準備著全部水的裝備,以防“不測”!

聽說西雙版納的潑水節有著東方狂歡節的美譽,看著人們真誠而又歡樂地潑水,傳遞著彼此間的祝福,我想這個美譽一點也不過分,並且比起歐美洲的狂歡節過之而無不及吧!

9別瞭,美麗的彩雲之南神奇的西雙版納!

不知不覺已經過瞭4月,而我在西雙版納的香蕉收購任務也行將結束。想著在這認識瞭玉燕以及度過瞭這麼開心的神奇之旅時光,真有點留戀,也許也有點對玉燕的似有似無的虛緲情愫。我知道玉燕很是喜歡和我呆在一起,自己又何嘗不是個心懷鬼胎的壞傢夥呢?優柔寡斷的我,終究要重新遷徙我的風景,已經不想給玉燕太多暇想的空間。

像拖欠瞭玉燕什麼一樣,收拾好行裝上瞭往昆明的班車,我才給玉燕打個電話,我說我過東風農場看蕉過幾天才回來,玉燕很高興地對我說要我多註意安全,那邊緬甸人多又雜。心裡一絲溫暖又內疚。

班車上瞭高速公路,公路兩邊的風景依然迷人得讓人陶醉。

別瞭,美麗的彩雲之南,神奇的西雙版納!

顯然,美麗的西雙版納風景與傣族民俗已經深深占滿瞭我的整個思緒,我知道我還會回來的,相信到瞭明年,當風景依舊,勤勞的傣族貓哆哩們,和美麗的玉燕以及和玉燕一樣美麗的傣族哨哆哩們,也一樣永遠是構成神奇美麗的西雙版納不可或缺的重要組成部分!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